专题:秘密点

他山之石

2020年最高人民法院知识产权法庭年度报告

合肥知识产权律师 发布于 2021-03-07

目 录 前 言 一、着力提高审判质量效率,有效回应保护创新需求 (一)案件数量增长迅猛,审判质效持续提高 (二)案涉领域特点明显,强化保护导向突出 (三)队伍建设不断加强,基础保障持续强化 二、持续推进裁判标准统一,不断完善司法保护体系 (一)优化审判管理,深化法庭内部裁判标准统...

他山之石

单位及个人犯侵犯商业秘密罪案

合肥知识产权律师 发布于 2020-07-20

作者 | 宋峰 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 【裁判要旨】 1.将公知技术原理、技术方法用于具体生产,形成能够为权利人带来经济利益、竞争优势,具有实用性的独特技术工艺,且权利人对相关技术工艺信息采取了保密措施的,可以构成商业秘密。通过不正当手段窃取并非法披露、使用权利人特有技术工艺的,构成...

他山之石

关于侵犯商业秘密案件的司法判断

合肥知识产权律师 发布于 2020-07-20

北京樊雪法官结合2015年—2017年北京法院审理侵犯商业秘密纠纷案件的相关数据,从宏观上总结了商业秘密案件的结案方式、案件类型和案件特点。 她特别指出,法律是利益博弈的结果,商业秘密法律的本质,就是平衡信息专用与信息自由,权利人商业利益与劳动者择业自由以及秘密保护与科研自由的利...

经典案例

2020年最高院有关客户信息构成商业秘密的最新观点

合肥知识产权律师 发布于 2020-06-07

裁判要旨: 1.首先,在当前网络环境下,相关需方信息容易获得,且相关行业从业者根据其劳动技能容易知悉;其次,关于订单日期,单号,品名、货品规格,销售订单数量、单价、未税本位币等信息均为一般性罗列,并没有反映某客户的交易习惯、意向及区别于一般交易记录的其他内容。在没有涵盖相关客户的...

经典案例

计算机软件商业秘密|上海市静安区市场监督管理局与上海牟乾广告有限公司等行政其他二审行政纠纷

合肥知识产权律师 发布于 2020-05-16

裁判要旨:本案中,两第三人未指明其软件中哪些技术信息是其保护的秘密点范围,被告也未依法区分、审查、确定技术信息秘密点的范围,而是都误将软件程序及文档这些著作权保护的对象全部作为商业秘密的保护对象。被告未确定技术信息的范围,也就无法对技术信息是否达到“不为所属领域的相关人员普遍知悉...

他山之石

商业秘密的反向工程易得性问题探析

合肥知识产权律师 发布于 2020-05-15

作者 | 董宁 孙慧 安杰律师事务所 一、问题的提出 2019年修订的《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三十二条第一款规定在“商业秘密权利人提供初步证据,证明其已经对所主张的商业秘密采取保密措施,且合理表明商业秘密被侵犯” 的情况下将是否构成商业秘密的举证责任转移给涉嫌侵权人。 由于举证能力可...

他山之石

中美商业秘密侵权案件秘密点确定实务研究

合肥知识产权律师 发布于 2019-10-08

作者 | 黄胜 科文顿•柏灵律师事务所 秘密点的确定是商业秘密侵权案件中双方通常会出现争议的焦点问题,双方通常需要耗费大量的时间来解决这一分歧。由于原告通常不清楚被告侵犯了哪些商业秘密,商业秘密案件的原告希望在获得被告的实质证据之后尽可能迟地确定秘密点。然而,秘密点的确定直接关系...

他山之石

3500万高额判赔商业秘密案提供的几点启示

合肥知识产权律师 发布于 2019-05-19

作者 | 李中圣 北京市金杜律师事务所 一、技术秘密民事案件的一般特点 反不正当竞争法保护的技术秘密,具有不为公众知悉和商业价值,并经权利人采取相应的保密措施三个条件。不为公众所知悉,系指不为所属技术领域的相关人员普遍知悉和容易获得。商业价值系指请求法律保护的对象,具备确定的现实...

经典案例

商业秘密|福建省福抗药业股份有限公司等与浙江新和成股份有限公司侵害技术秘密纠纷案

合肥知识产权律师 发布于 2019-04-15

裁判要旨:在民事诉讼中,一般情况下,一方当事人向法院提交的证据材料同时也应提供给其他当事人,以便后者发表质证意见并提供相应反证。但是,在涉及商业秘密的特殊类型案件中,为了兼顾诉讼权利之保障与商业秘密之保护,法院可以在保障当事人基本知情权的前提下对涉密证据采取保护措施。《最高人民法...

他山之石

商业秘密侵权和反向工程抗辩

合肥知识产权律师 发布于 2019-03-03

单位|恒都知识产权法律中心 作者|商业秘密专业组 樊培伟 在科技创新的今天,技术创新愈发彰显其魅力。为了维护自身创新技术相关权益,将其作为商业秘密加以保护,是如今诸多创新主体的选择之一。商业秘密的权利人通过所拥有的商业秘密,期望获取更多的合理的利益。与此同时,一些新兴主体或者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