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队文集

商标确权中的“不良影响”判断与“个案审查原则”

合肥知识产权律师 发布于 2019-07-19

作者:杨轶 安徽天禾律师事务所 近日,笔者接到一起商标驳回复审案件当事人的咨询,因其申请注册的商标经审查后被认为具有“不良影响”而被驳回,申请复审后结果未有改观。笔者在检索了与其商标相同的标识后,发现该标识在其他商品类别上尽然已核准注册。不经引发思考,标识的“不良影响”作为禁止商...

谁是中国专利流氓

合肥知识产权律师 发布于 2019-07-18

作者 | 陈军 安徽天禾律师事务所 专利流氓一词源于美国,其意为没有实体业务,主要通过发动专利侵权诉讼而生存的公司。个人认为,目前我国专利法律制度,对于此类行为并无相应法律条文能够规制,法院绝不会因为专利权人没有实体业务而直接判决驳回原告诉讼请求。 那么为何遏制专利流氓呼声,近年...

科创板上市过程中知识产权规范完整梳理

合肥知识产权律师 发布于 2019-04-10

整理人 | 陈军 安徽天禾律师事务所 整理人根据目前证监会及上交所的全部正式发文材料,对科创板上市过程中知识产权规范进行完整梳理如下: 一、《科创板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注册管理办法(试行)》 第三条 发行人申请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科创板上市,应当符合科创板定位,面向世界科技前沿、面向...

电商平台商标侵权赔偿数额司法推定研究

合肥知识产权律师 发布于 2019-04-08

作者 | 陈军 安徽天禾律师事务所律师 2019年1月1日,最高人民法院知识产权法庭成立运行,成立知识产权主要目的之一就是统一全国知识产权裁判标准。当前司法实践中适用司法推定者寥寥,鉴于立法后滞性的特质,笔者希望最高院能尽快出台指导性案例,以统一该条款的法律适用。 我国《商标法》...

APP软件名称抢注拯救记

合肥知识产权律师 发布于 2019-02-27

作者 | 陈军 安徽天禾律师事务所律师、专利代理人 这起案件代理经过,我多次在线下和律师同行及相关行业经营者聊过,应部分听众要求,今日成文。如此,一来整理案件代理经过,不无裨益;二来故事公之于众,对同行APP经营者或许有所帮助。 故事发生在二零壹八年七月的某个周末早晨,还在睡梦中...

三步法在员工离职专利权属争议中的适用

合肥知识产权律师 发布于 2018-12-19

作者 | 陈军 汪翰章 安徽天禾律师事务所 摘 要 我国专利法将职务发明定义为执行本单位任务或主要利用本单位物质技术条件所完成的发明创造,而《专利法实施细则》第十二条进一步明确了何谓“执行本单位任务完成的发明创造”,其中第三项作有如下表述:“退休、调离原单位后或者劳动、人事关系终...

民事诉讼中起诉境外主体相关法规梳理

合肥知识产权律师 发布于 2018-05-23

整理人 | 合肥陈军知识产权律师团队 一、关于涉外诉讼相关法律法规的适用范围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 第五百五十一条 人民法院审理涉及香港、澳门特别行政区和台湾地区的民事诉讼案件,可以参照适用涉外民事诉讼程序的特别规定。 二、关于诉...

近来在合肥知识产权法庭办案的感触

合肥知识产权律师 发布于 2018-05-12

作者 | 陈军 安徽天禾律师事务所律师 专利代理人 据观察,自2017年9月合肥知识产权法庭揭牌运行以来,出现了多起大额知识产权判赔案件,尤其是今年4月中旬某发明专利侵权案,合肥知识产权法庭给出600多万元的力度。再比如,燕之坊商业秘密案判赔120万;花花公子商标案50万;富侨商...

“好医生”商标侵权事件何去何从

合肥知识产权律师 发布于 2018-05-04

作者 | 陈军 安徽天禾律师事务所律师 近日,平安健康医疗科技有限公司在香港挂牌上市之际,其下属平安健康互联网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平安公司)所运营的“平安好医生”APP却被指控商标侵权,权利主张人为四川好医生药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好医生集团)。根据好医生集团所发布的《关于“平安好医...

辩方如何在商标类犯罪案件中证明刷单事实

合肥知识产权律师 发布于 2018-05-03

作者 | 陈军 安徽天禾律师事务所律师 笔者近年来承办了多起网络平台类假冒注册商标罪及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刑事案件,这两类案件中的非法经营数额直接关系到被告人的最终定罪量刑。而在网络商标犯罪案件中,多数作为被告人的卖家在面对控方指控时,均主张控方所调取的销售数据包括刷单金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