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商标许可

执业案例

团队案例|安徽一毛餐饮管理有限公司与祝涛特许经营合同纠纷案

合肥知识产权律师 发布于 2019-07-26

案    号: 一审:(2018)皖01民初110号 二审:(2018)皖民终576号 承办律师:陈军、杨轶 裁判要点: 合同解除后,尚未履行的,终止履行;已经履行的,根据履行情况和合同性质,当事人可以要求恢复原状、采取其他补救措施,并有权要求赔偿损失。特许经营合同解除后,是否全额返还费用还需要考虑...

执业案例

团队案例|北汽福田汽车股份有限公司与合肥联卡贸易有限公司等侵害注册商标权专用权纠纷案

合肥知识产权律师 发布于 2019-06-28

案       号:(2018)皖01民初1379号 承办律师:陈军、杨轶 裁判要点: 未经商标注册人许可,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的商标或者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近似的商标,容易导致混淆的,均属于侵犯注册商标权的行为。本案中,联卡贸易公司销售的被诉侵权产品与北汽福田公司的第877...

经典案例

举证妨碍|郭东林诉周小伟侵害商标权纠纷案

合肥知识产权律师 发布于 2019-06-02

裁判要旨:关于周小伟的获利,郭东林根据周小伟淘宝成交栏其中部分网页的显示,推算周小伟的所有销售量及获利。该种推算虽有一定依据,但具体周小伟销售被控侵权产品何时起售、实际成交笔数、最终实际成交价多少、利润比例、每月成交量是否均衡等等均无法考证。对此,郭东林概算周小伟巨额获利而只主张52万元,亦可说明概...

商标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商标授权确权行政案件审理指南

合肥知识产权律师 发布于 2019-04-26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知识产权庭 2019年4 月24 日   目 录 第一部分 相关程序问题 1、主体资格的确定 1.1 【在先权利人的范围】 1.2 【利害关系人的范围】 1.3 【利害关系人的认定时间】 1.4 【引证商标转让对当事人诉讼地位的影响】 1.5 【未通知诉争商标受让人参加评...

他山之石

商标侵权赔偿理论在司法实践中的适用探析

合肥知识产权律师 发布于 2019-04-14

作者 | 陈佩佩 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法官 赔偿问题是商标侵权案件当事人最为关注的焦点问题,赔偿方式的选择是案件审理过程中需要确定的重点内容。在具体商标诉讼中,权利人往往认为“赔偿难”“赔偿少”。笔者试图梳理各国商标法赔偿方式的规定,与我国进行对比,分析中国司法实践中的做法和难题,并提出针对性建议。 ...

他山之石

知识产权惩罚性赔偿的“基数”与“系数”

合肥知识产权律师 发布于 2019-04-07

作者 | 北京安杰律师事务所高级顾问 陈志兴 连续两年全国两会,政府工作报告提及知识产权保护时,都提到了“惩罚性赔偿”话题。其中,2018年报告中的表述是“强化知识产权保护,实行侵权惩罚性赔偿制度”;2019年报告中的表述为“全面加强知识产权保护,健全知识产权侵权惩罚性赔偿制度,促进发明创造和转化运...

他山之石

知识产权惩罚性赔偿适用的相关裁判规则

合肥知识产权律师 发布于 2019-04-02

裁判规则 1.被诉侵权人具有主观恶意及重复侵权行为的,法院可根据权利人要求判定其承担惩罚性赔偿责任——北大荒垦丰种业股份有限公司诉黑龙江省育桑农业有限公司植物新品种侵权纠纷案 案例要旨:未经植物新品种权人许可,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生产经营授权品种。涉案被诉侵权人未经许可,在因生产销售植物新品种被判决确...

经典案例

附着商标标志的商品出口行为构成商标使用

合肥知识产权律师 发布于 2019-03-24

裁判要旨:最高人民法院认为,“商标是识别商品或者服务来源的标识,虽然商标法实施条例和商标法均未明确指出使用的主体,但该主体应当是指该商品或者服务来源的指向对象。”本案中,商标权人系委托他人生产产品、贴附商标标志并报关销往境外,该标识所识别的商品来源指向商标权人,故本质上是商标权人自己实际使用商标的行...

他山之石

商标侵权案件中的惩罚性赔偿问题

合肥知识产权律师 发布于 2019-02-15

作者 | 姚兵兵 《商标法》自2013年修改后,似乎已解决了商标侵权案中赔偿过低的问题,但事实并非如此。对于商标侵权案件中的惩罚性赔偿问题,学术界和理论界讨论的热情不减,但在司法实务中的实施效果并不尽如人意。我们不妨从裁判说理的视角,来解释一下这种现象产生的原因。 一、商标侵权案件中惩罚性赔偿的适用...

他山之石

商标许可|建泰橡胶(深圳)有限公司等诉江苏本迪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等侵害商标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案

合肥知识产权律师 发布于 2018-07-30

  一审案号:(2017)苏02民初448号      裁判要旨      商标普通许可使用合同的被许可人经商标注册人的明确授权,可以与商标注册人一同提起诉讼。将侵权产品作为零部件用于制造生产另一产品并销售的,比照侵权产品的销售者承担责任。销售者不知道是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商品,能证明该商品是自己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