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国家知识产权局

执业案例

团队案例|马鞍山利尔开元新材料有限公司与马鞍山市雨山冶金新材料有限公司侵害实用新型专利权纠纷

合肥知识产权律师 发布于 2019-08-02

案       号:(2015)皖民三终字第00067号 承办律师:陈军、杨轶 裁判要点: 被控侵权产品采用滑动摩擦的接触方式,即在门框的左、右内侧的地板上设置滑轨,对应于滑轨在滑动框的左、右外侧面的上、下部位安装滑块(或称之为滑条),滑块在滑轨上以来回滑动的方式,实现滑动滑板砖与固定滑板砖之间的相...

他山之石

专利现有技术与现有设计

合肥知识产权律师 发布于 2019-07-21

来源 | 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局复审和无效审理部 现有技术与现有设计是专利法体系中一项非常重要的法律概念,也是评价发明创造是否存在技术贡献的基准。而随着时间的推移、技术的进步,现有技术和现有设计的表现形式也趋于多样化,在近年审查实践中出现很多《专利审查指南》中未涉及的现有技术与现有设计的公开方式,其是...

执业案例

团队案例|张为民与黄山市黟县宏联竹制品工艺有限公司侵害专利权纠纷案

合肥知识产权律师 发布于 2019-07-11

案      号:(2016)皖民再18号 承办律师:陈军、杨轶 裁判要点: 适用《专利法》第四十七条规定应注意以下两个问题:(一)宣告专利权无效的决定具有追溯力的时间点。确定该时间点应当考虑以下因素:一应是社会公众均可公开得知的具有对世性的时间点;二应是一个确定的时间点;三应是较早的具有法律意义,...

他山之石

专利维权周期长及专利循环诉讼原因探究

合肥知识产权律师 发布于 2019-05-17

作者 | 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局复审和无效审理部 刘铭 随着知识产权保护力度不断加强,以及创新主体运用专利的水平不断提高,专利越来越受到重视。目前,专利法正在进行第四次修改,已于2018年12月23日在全国人大常委会进行第一次审议,社会公众也对专利法修改给予了极大的关注。笔者注意到,社会公众对专利无效...

他山之石

国家知识产权局商标局公布2019年第一季度商标申请及注册数据

合肥知识产权律师 发布于 2019-05-02

4月29日,国家知识产权局商标局发布了"2019 年第一季度商标工作情况分析"。2019 年第一季度,我国商标注册申请量为 155.2 万件、同比增长 1.89%,与去年同期基本持平。新增注册商标 181.4万件,同比增长 54.07%。商标累计申请量 3676.5 万件,累计注册量 2412.2 ...

他山之石

国家知识产权局局长就专利无效程序答记者问

合肥知识产权律师 发布于 2019-04-30

2019年4月28日上午,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在京举行2018年中国知识产权发展状况新闻发布会。国家知识产权局局长申长雨介绍2018年中国知识产权发展状况,并回答了中外媒体记者的提问。在此特别推送答记者问中关于专利无效程序的相关内容。 中国知识产权报记者: 在今年“两会”期间,有代表委员建议,在此次专利...

他山之石

截至2018年全国专利代理师人数近19000人

合肥知识产权律师 发布于 2019-04-27

2018年,国家知识产权局加大专利代理领域“放管服”改革力度,加强事中事后监管,提升专利代理行业服务能力和服务质量,推动专利代理行业高质量发展。专利代理行业呈现出规模逐渐壮大、服务能力持续提升、服务范围不断拓展、运行体系更趋健全的良好发展态势。 一是专利代理机构数量快速增长。截至2018年底,我国专...

商标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商标授权确权行政案件审理指南

合肥知识产权律师 发布于 2019-04-26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知识产权庭 2019年4 月24 日   目 录 第一部分 相关程序问题 1、主体资格的确定 1.1 【在先权利人的范围】 1.2 【利害关系人的范围】 1.3 【利害关系人的认定时间】 1.4 【引证商标转让对当事人诉讼地位的影响】 1.5 【未通知诉争商标受让人参加评...

专利

2019年专利代理管理办法

合肥知识产权律师 发布于 2019-04-17

  (2019年4月4日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令第6号公布) 第一章 总则 第一条 为了规范专利代理行为,保障委托人、专利代理机构以及专利代理师的合法权益,维护专利代理行业的正常秩序,促进专利代理行业健康发展,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专利代理条例》以及其他有关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制定...

经典案例

商业秘密|福建省福抗药业股份有限公司等与浙江新和成股份有限公司侵害技术秘密纠纷案

合肥知识产权律师 发布于 2019-04-15

裁判要旨:在民事诉讼中,一般情况下,一方当事人向法院提交的证据材料同时也应提供给其他当事人,以便后者发表质证意见并提供相应反证。但是,在涉及商业秘密的特殊类型案件中,为了兼顾诉讼权利之保障与商业秘密之保护,法院可以在保障当事人基本知情权的前提下对涉密证据采取保护措施。《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因垄断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