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队案例|内蒙古鄂尔多斯资源股份有限公司与安徽融侨置业有限公司等侵害商标权纠纷案

合肥商标律师

案     号: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皖01民初81号民事判决书

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2017)皖民终669号民事判决书

承办律师:陈军、杨轶

裁判要点:

为特卖活动举办方出租场地的经营者,给举办方制作的场地指示牌中涉及第三方注册商标字样的,在其已尽到适当注意义务的前提下,不构成帮助他人侵犯商标专用权。

本案中,场地指示牌中标注的“鄂尔多斯”字样对于一般消费者而言,确实有与“鄂尔多斯”注册商标相关联的指向意思,但是商标的功能是指示商品的来源,最终指向的对象是商品本身,在被诉侵权商品本身不侵权的情况下,仅凭招牌上标注的“鄂尔多斯”字样指控侵权不当;并且,本案被告融侨大酒店要求特卖活动承办方提供了主体资格、商标证书、商标许可使用合同和承诺函等材料,其已尽到注意义务。

相关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七条

基本案情: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内蒙古鄂尔多斯羊绒衫厂经国家工商行政管理局商标局(以下简称国家商标局)核准,获得第901506号“鄂尔多斯”文字商标注册证,核定使用商品第25类:围巾、衬衫、西服、汗衫针织品等(截止),注册有效期自1996年11月21日至2006年11月20日止,后该商标经续展注册有效期延至2026年11月20日。1998年3月28日国家商标局核准第901506号商标转让,受让人为内蒙古鄂尔多斯羊绒制品股份有限公司,2012年5月24日国家商标局核准第901506号商标变更注册人名义为鄂尔多斯公司。

内蒙古鄂尔多斯羊绒衫厂经国家商标局核准,获得第979531号“鄂尔多斯”文字及图商标注册证,核定使用商品第25类:围巾、衬衫、西服、汗衫针织品等(截止),注册有效期自1997年4月14日至2007年4月13日止。后该商标经续展注册有效期延至2017年4月13日。1998年3月28日国家商标局核准第979531号商标转让,受让人为内蒙古鄂尔多斯羊绒制品股份有限公司,2012年5月24日国家商标局核准第979531号商标变更注册人名义为鄂尔多斯公司。

1999年1月5日,国家商标局向内蒙古鄂尔多斯羊绒制品股份有限公司核发商标监(1999)02号关于认定“鄂尔多斯”商标为驰名商标的通知,载明:经审定,你公司注册并使用在服装商品上的“鄂尔多斯”商标为驰名商标。通知所附“鄂尔多斯”商标图样为第979531号“鄂尔多斯”文字及图商标。

2001年2月26日,国务院以国函【2001】17号文同意内蒙古自治区人民政府撤销伊克昭盟和县级东胜市,设立地级鄂尔多斯市。

2016年12月1日,鄂尔多斯公司申请安徽省合肥市衡正公证处进行证据保全公证。第二天上午公证人员跟随申请人的委托代理人陈韶文来到合肥市宿州路与沿河路交口东北方向的合肥融侨皇冠假日酒店内,共同乘电梯到四楼,进入一房间内,陈韶文挑选了一件上衣后付款购买,工作人员为其开具了票据,后离开该房间。在此过程中,公证人员用手机对该酒店周边的环境状况及酒店内的相关状况进行了拍照。后公证人员与陈韶文一起带着所购买的物品回到公证处。公证人员对陈韶文所购的物品及取得的票据进行了拍照,然后三人共同将物品封存,并在封条上签名,同时加盖了公证处保全证据公证封签专用章。对封存后的状况又进行了拍照,后将所拍照片22张送到摄影公司冲印成纸质照片一式三份。封存物及票据由陈韶文带回保管等。公证处对上述过程制作了(2016)皖合衡公证字第17163号公证书。公证书所附销售小票记载:货品编号1980数量1单价39912月2日,并加盖内蒙古古皇羊绒制品有限公司赠品专用章。公证书所附纸质照片显示的画面内容分别有:墙壁上粘贴有“鄂尔多斯古招聘特卖会羊绒衫199元羊绒裤99元地址融侨皇冠假日酒店四楼”招牌;靠近合肥融侨皇冠假日酒店招牌的马路旁的人行横道上多处立有“鄂尔多斯古招聘特卖会羊绒衫199元羊绒裤99元地址融侨皇冠假日酒店四楼”招牌;融侨皇冠假日酒店内立有“鄂尔多斯古皇羊绒特卖会全场1.5-2折60%-85%off地址本酒店四楼时间9:00-21:00”等。公证书封存的羊绒衫所附标签和合格证上注明:古皇GUHUANG内蒙古呼和浩特市古皇羊绒服饰有限公司男套衫一等品。公证申请人支付4000元公证费用。

另查明,北京鄂尔多斯国际传媒广告有限公司的工商登记信息载明:企业名称北京鄂尔多斯国际传媒广告有限公司、类型有限责任公司(法人独资)、法定代表人王臻、成立日期1998年1月20日、住所北京市××街××、××、经营范围设计制作代理发布国内及外商来华广告等、登记机关西城分局、投资人姓名内蒙古鄂尔多斯服装有限公司等。内蒙古鄂尔多斯服装有限公司的工商登记信息载明:企业名称内蒙古鄂尔多斯服装有限公司、类型有限责任公司、法定代表人王臻、住所内蒙古自治区××市××区××路××号、成立日期2008年8月20日、经营范围生产销售服装服饰等、股东鄂尔多斯公司等。

2013年至2016年期间,北京鄂尔多斯国际传媒广告有限公司与北京海溢吉盛广告有限公司、北京璟城珺钛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北京中天永道广告有限公司等多家媒体订立广告发布协议,在电视等平面媒体、《旅伴》等杂志、户外广告牌、纸质媒体和北京、上海、武汉、南京四座城市的万达院线和156家影院的映前广告上刊登、发布“鄂尔多斯”或“鄂尔多斯ERDOS”品牌广告。

鄂尔多斯公司持有编号为(NO)WBL2013036的《中国500强最具价值品牌证书》,载明:兹证明鄂尔多斯(鄂尔多斯集团)被世界品牌实验室及其独立的评测委员会评测为“2013(第十届)中国最具价值品牌”,品牌价值评估为505.36亿元人民币等。发证日期2013年6月26日,有效期至2014年6月25日。鄂尔多斯公司持有编号为(NO)WBL2014036的《中国500强最具价值品牌证书》,载明:兹证明鄂尔多斯(鄂尔多斯集团)被世界品牌实验室及其独立的评测委员会评测为“2014(第十一届)中国最具价值品牌”,品牌价值评估为667.97亿元人民币等。发证日期2014年6月25日,有效期至2015年6月24日。鄂尔多斯公司持有编号为(NO)WBL2015036的《中国500强最具价值品牌证书》,载明:兹证明鄂尔多斯(鄂尔多斯集团)被世界品牌实验室及其独立的评测委员会评测为“2015(第十二届)中国最具价值品牌”,品牌价值评估为807.15亿元人民币等。发证日期2014年6月16日,有效期至2016年6月15日。鄂尔多斯公司在2015年中国500强最具价值品牌排行榜中名列第36位,在2016年中国500强最具价值品牌排行榜中名列第43位。

融侨大酒店提供一份《抒写此刻》合同文本材料,载明:日期2016年10月30日,姓名康海珍古皇羊绒服饰有限公司,尊敬的康海珍先生我们荣幸的获知贵公司选择合肥融侨皇冠假日酒店作为贵公司的活动场所。根据您的要求作了如下安排:2016年11月4日-2017年1月20日9:00-21:00,四层1号会议室卖场900元/天会议费69300元。本酒店为您免费安排2块指示牌,请在活动前三天告知所需指示牌的内容。此次活动会场费每10天预付一次。客户需在进场前提供三证(营业执照、税务登记证、组织机构代码证),如客户未能将三证在进场前提供给酒店,酒店有权不提供任何服务,并不承担任何责任。康海珍在确认公司名称栏内签字。落款日期2016年10月30日。活动期间融侨大酒店收到康海珍付款22000元。融侨大酒店陈述2016年12月23日古皇公司撤出特卖场。

古皇公司在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公开的信息为: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150104MAOMWXXXXX,法定代表人王宇,成立日期2016年1月25日,登记机关呼和浩特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玉泉分局,住所内蒙古自治区呼和浩特市玉泉区西顺城街6号汇豪天下花园小区A21号楼4层1单元402号等。该公司于2016年1月25日取得登记机关核发的营业执照。

注册人王宇(152103197810XXXXX)经国家商标局核准,取得第11352632号“古皇”文字商标注册证,核定使用商品第25类服装等,注册有效期自2014年1月14日至2024年1月13日。

2016年3月1日,王宇作为商标使用许可人(甲方)与商标使用被许可人古皇公司(乙方)订立《商标使用许可合同》,约定甲方将已申请注册使用在第25类商品上的第11352632号商标,许可乙方使用在25类核定使用商品上,许可使用的期限自2016年3月1日至2019年3月1日止等。

康海珍公民身份信息为:男,1983年11月2日出生,汉族,住内蒙古乌兰察布市××大榆树乡××哥哥××村,公民身份证号码。

康海珍在融侨大酒店办理上述活动期间向融侨大酒店出具承诺函:我公司就特卖活动会场租赁事宜,向贵公司作如下声明和承诺:1、根据协议约定,酒店收取我公司场地使用费,不参与对我公司的销售活动;2、我公司承诺合法经营,照章纳税;3、我公司保证在酒店会场销售的所有商品不侵犯他人权利,如有侵权造成对第三人损害,我公司承担所有法律责任。

本院二审对一审查明的事实予以确认。

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裁判理由:

本院认为,综合当事人的诉辩意见,本案二审的争议焦点为:融侨大酒店、融侨公司的行为是否侵害了鄂尔多斯公司注册商标专用权。

根据查明的事实,融侨大酒店将其场地租赁给古皇公司举行服装特卖会,古皇公司代理人康海珍应融侨大酒店的要求提供了公司营业执照、商标权证书、商标权许可使用合同和承诺函等材料,对商品来源尽到了适当的注意义务。酒店内的两张海报,系融侨大酒店按照古皇公司提供的内容制作并摆放。涉案服装特卖会场地出售的羊绒衫实物上标注的是“古皇”注册商标,买受人付款后取得的票据上加盖的是古皇公司的印章,均与融侨大酒店无关。因此,融侨大酒店提供场地、制作摆放海报的行为不属于帮助侵权的情形,不构成对商标专用权的侵犯。鄂尔多斯公司上诉认为融侨大酒店制作并摆放的海报上突出使用“鄂尔多斯”标识构成帮助侵权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不予采纳。综上,鄂尔多斯公司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