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肥召开2019年最高人民法院知识产权宣传周新闻发布会

合肥知识产权律师

2019年4月22日(周一)上午11:00,最高人民法院2019年知识产权宣传周活动新闻发布会在安徽高院滨湖办公区三楼大法庭举行,会上发布了发布知识产权宣传周的各项活动安排,通报了《中国法院知识产权司法保护状况(2018)》(白皮书)(中英文)以及2018年中国法院知识产权司法保护十大案件和五十个典型案例并回答记者提问。

媒体见面会文字实录如下:

时间:2019年4月22日(周一)上午11:00

地点:安徽高院滨湖办公区三楼大法庭

主持人:最高人民法院新闻局副局长杨诚

出席嘉宾:

最高人民法院民三庭庭长宋晓明

最高人民法院民三庭副庭长林广海

发布内容:

发布知识产权宣传周的各项活动安排,通报《中国法院知识产权司法保护状况(2018)》(白皮书)(中英文)以及2018年中国法院知识产权司法保护十大案件和五十个典型案例并回答记者提问。

[杨诚]:

各位记者,大家上午好!欢迎各位记者朋友在安徽合肥参加最高人民法院的新闻发布会。今天新闻发布会的主题是,发布“最高人民法院2019年知识产权宣传周活动”的各项活动安排,通报《中国法院知识产权司法保护状况(2018)》(白皮书)(中英文)以及2018年中国法院知识产权司法保护十大案件和五十个典型案例。我们邀请了最高人民法院民三庭庭长宋晓明、最高人民法院民三庭副庭长林广海出席今天的新闻发布会。

首先,请宋晓明庭长介绍知识产权宣传周的各项活动的相关安排,通报《中国法院知识产权司法保护状况(2018)》(白皮书)(中英文)以及2018年中国法院知识产权司法保护十大案件和五十个典型案例。

[宋晓明]:

各位记者,大家上午好!在全国知识产权宣传周期间,最高人民法院发布年度报告、白皮书和典型案例,已成为常规活动,广受社会各界关注。今年,我们也将举办系列活动,通过召开媒体见面会、新闻发布会、发布技术调查官参与诉讼活动司法解释、举行“法信知识产权版”上线活动、中央媒体“知识产权司法保护安徽行”、知识产权法庭公众开放周、集中开庭周、知识产权法官走入高校等多种形式,向社会公众展示知识产权司法保护的重要成果。今天的新闻发布会,将正式揭开2019年知识产权司法保护宣传周系列活动的序幕。

下面,我向大家通报有关情况:

一、2018年中国法院审理知识产权案件的有关情况

我结合《中国法院知识产权司法保护状况(2018)》(即白皮书)、中国法院知识产权保护10大案件和50件典型案例,简要介绍一下2018年全国法院知识产权案件的基本特点:

(一)案件数量增幅较大

2018年,人民法院新收知识产权民事、行政和刑事案件数量达到334951件,比2017年增加97709件,同比上升41.19%。其中,知识产权行政一审案件和民事一审案件呈大幅上升态势,分别达到53.57%和40.97%。广东新收知识产权行政一审案件,同比上升77.78%;北京新收知识产权一审案件52463件,同比上升47.40%。北京、上海、江苏、浙江、广东五省市法院收案数量仍然保持高位运行,新收知识产权民事一审案件185337件,占全国法院新收知识产权民事一审案件的65.39%。其中,上海同比上升49.77%;江苏同比上升45.48%。浙江新收专利一审民事案件比2017年上升79.53%。其他一些省市新收各类知识产权案件同比也呈迅猛攀升态势,尤其中西部地区上升更快,如甘肃上升290%,贵州上升157.22%,青海上升155%,陕西上升89.4%,四川上升67.57%,广西上升40.05%。河北新收一审案件同比上升156.44%,山西受理一审案件同比上升65.6%,海南法院受理各类知识产权案件数量同比上升156.16%。另外,黑龙江新收民事一审案件同比上升130.71%,天津受理各类知识产权案件同比上升82.3%。

(二)案件影响力显著提升

通过各类案件的公正高效审理,形成了一批在国内外具有重大影响的裁决,人民法院的知识产权审判越来越受到社会广泛关注。如最高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并当庭宣判克里斯蒂昂迪奥尔公司与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商标驳回复审行政纠纷案,充分彰显了平等保护中外权利人合法利益的原则,强调了履行国际公约、加强国际合作的价值取向,强化了对行政程序正当性的要求,也体现及时救济和全面保护的精神,对于宣传中国知识产权司法保护成果,努力将中国法院打造成为当事人信赖的国际争端解决“优选地”具有示范意义。如上海高院审理的浙江吉利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等诉威马汽车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等侵害商业秘密纠纷案,诉讼标的额达21亿元;广东高院审结涉及2.6亿元“天价罚单”的深圳市快播科技有限公司诉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行政纠纷二审案,均引起社会高度关注。上海浦东法院审理的刘三田诉周梅森等著作权侵权纠纷案,涉及知名反腐文艺作品《人民的名义》,也具有较高的社会关注度。

(三)案件审理难度不断加大

随着我国市场经济的发展和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的实施,涉及复杂技术事实认定的技术类案件或其他新类型案件越来越多,知识产权审判不断面临新挑战。如北京法院审结的捷豹路虎有限公司与江铃控股有限公司汽车外观设计专利无效行政案、首例声音商标“嘀嘀”商标申请驳回复审案,上海知识产权法院审结的武汉市汉阳光明贸易有限责任公司诉上海韩泰轮胎销售有限公司纵向垄断协议、滥用市场支配地位案。上海知识产权法院还受理了多件涉及基因技术或基因数据的案件,如DNA吉诺特克股份有限公司诉上海市人类基因组研究中心等侵害发明专利权纠纷案,涉及侵害人类基因测试技术专利;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诉弗林特侵犯人类遗传资源信息专属持有权纠纷案,涉及人类基因数据的归属等问题。此外还有上海浦东法院审结的优酷信息技术(北京)有限公司申请上海千杉网络技术发展有限公司诉前停止侵害知识产权案,涉及针对视频聚合平台不正当竞争的诉前禁令。

(四)审判质效稳步向好

一是结案数量显著提升。2018年海南法院审结各类知识产权案件比2017年上升161.76%;湖南法院审结9545件,同比上升69.08%;天津法院审结4410件,同比上升68.3%;四川法院审结7331件,同比上升67.34%。河北法院审结一审案件2608件,同比上升156.44%;北京法院审结一审案件49596件,同比上升56%。二是服判息诉率持续向好。上海法院在案件收结总量大幅提升的情况下,一审案件服判息诉率94.13%。三是案件调撤率大幅上升。宁夏法院审结的各类知识产权案件调撤率92%;辽宁法院一审案件调撤率74.87%;江西法院案件调撤率69.81%;山东法院知识产权民事一审案件调撤率68.7%;黑龙江法院民事一审案件调撤率66.2%;安徽法院案件调撤率61.86%。通过大量调撤结案方式,使当事人尽快服判息诉,取得了良好的社会效果。

(五)司法保护力度持续加强

人民法院坚持以市场价值为导向,加大对知识产权侵权行为的惩治力度,提升侵权人的违法成本,使赔偿数额与知识产权市场价值相适应,有效维护权利人的合法利益。如在涉及知名品牌“老板”电器的商标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上诉案中,浙江高院根据侵权人在另案中提交的销售数量证据、侵权网站上的产品售价并参照权利人上市公司年报中的营业利润率,全额支持了权利人1000万元的诉讼请求,体现了加大知识产权保护力度的价值导向。在发挥知识产权民事审判主渠道作用的同时,人民法院始终注重发挥刑事打击的威慑作用。如湖北高院审理的何伟等七名被告人假冒注册商标罪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一案,犯罪金额高达5000多万元,社会关注度高、法律适用疑难,最终判决主犯何伟犯假冒注册商标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犯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合并执行有期徒刑十年,判处罚金371万元,充分彰显了知识产权刑事保护的打击力度。

二、最高人民法院知识产权法庭成立的有关情况

2018年2月,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将设立知识产权法庭确定为2018年改革重点工作。最高人民法院党组高度重视知识产权法庭组建工作,周强院长多次主持会议进行专题研究,提出“高起点、高标准、高水平、国际化”的知识产权法庭建设要求。10月26日,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六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专利等知识产权案件诉讼程序若干问题的决定》。12月3日,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第1756次会议讨论通过了《关于最高人民法院知识产权法庭有关问题的规定》,进一步明确案件审理范围、诉讼程序衔接等问题。知识产权法庭是最高人民法院派出的常设审判机构,行使专利、垄断等技术性上诉案件的审判职能。在较短时间内,知识产权法庭顺利完成办公场所选址装修、人员选调录用、办公办案系统升级、后勤保障措施到位等一系列组建工作,并于2019 年1 月1 日起正式收案。

知识产权法庭的成立,是以习近平总书记为核心的党中央从建设知识产权强国和世界科技强国的战略高度作出的重大决策部署,是全面深化司法改革、推进公正司法的重大改革举措,是新时代深化改革开放的重要标志,是我国40年持续改革开放的重大成果,是严格保护知识产权、服务创新驱动发展战略、营造国际一流营商环境的重大制度创新,在我国法治建设和人民司法事业发展史上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知识产权法庭作为最高人民法院派出的常设审判机构,与最高人民法院知识产权审判庭(民三庭)在审判职能上各有侧重和分工。在案件审判方面,最高人民法院知识产权审判庭审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知识产权法庭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条规定的案件之外的所有知识产权纠纷案件,以及当事人不服知识产权法庭作出的裁判并申请再审的案件。知识产权法庭则侧重审理原由各高级人民法院审理的技术类知识产权和垄断纠纷二审案件。在监督指导方面,最高人民法院知识产权审判庭继续行使制定司法解释、司法政策及其他与知识产权审判工作有关的规范性文件;集中发布指导性案例、典型案例;对下级法院审理的重大、疑难案件进行业务指导;继续推动知识产权审判“三合一”工作等。

三、知识产权宣传周其他活动安排的有关情况

各位记者,在接下来的几天里,我们还将有一系列的精彩活动:

(一)中央媒体“知识产权司法保护安徽行”的相关活动

最高人民法院将邀请部分全国人大代表、最高人民法院特约监督员及安徽省有关部门代表等,与中央媒体一起走访安徽部分法院和重点高科技企业,就安徽省知识产权保护情况进行调研,关注企业科技创新成果,聚焦司法需求,服务创新主体发展。

(二)最高人民法院知识产权法庭相关活动

4月22日,最高人民法院知识产权法庭将举行“走进最高人民法院知识产权法庭”主题公众开放日活动。4月23日至4月26日期间,最高人民法院知识产权法庭将举行“知识产权保护集中开庭周”活动。拟开通官网和微信公众号的旁听预约功能,接受社会公众预约旁听。

(三)举行“法信知识产权版”上线活动

4月26日,最高人民法院将举行“法信知识产权版”上线活动。“法信知识产权版”是以既有的知识产权案例指导平台为基础,融合、升级、研发而成的知识产权一体化大数据服务平台,为全国知识产权法官提供免费检索查阅服务。

(四)发布《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技术调查官参与诉讼活动的若干规定》

4月26日,最高人民法院将在《人民法院报》上发布《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技术调查官参与诉讼活动的若干规定》。该规定于2017年初正式被列入最高人民法院司法解释立项计划,在就技术调查官制度实施以来的运行情况进行专项调研,向有关地方法院广泛征求意见,并充分听取中央有关部门反馈意见的基础上,反复修改形成送审稿,经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2018年1月28日讨论通过。该规定将于2019年5月1日施行。

(五)出版系列刊物

编辑出版《最高人民法院知识产权案件年度报告汇编(2016-2018)》中英文版,汇编出版历年专题年度报告(2008-2018);编辑出版《中国知识产权司法保护年鉴(2018)》。

各位记者,最高人民法院通过连续多年的宣传活动,充分公开了知识产权司法保护工作,展示了人民法院加大知识产权司法保护的坚定决心,弘扬了尊重知识、尊重人才、保护产权、激励创新的社会风尚。今后,人民法院将充分发挥知识产权司法保护主导作用,加强知识产权宣传,为提升社会公众知识产权保护意识以及促进诚信经营、技术创新和文化繁荣作出努力。再次感谢媒体朋友们多年来对知识产权司法保护工作的关心、关注和大力支持!

谢谢大家!

[杨诚]:

下面,请各位记者结合今天发布的内容提问。

[安徽广播电视台记者]:

2019年全国知识产权宣传周的主题是“严格知识产权保护营造一流营商环境”,请谈一谈人民法院知识产权审判工作对于营造一流营商环境的重要作用。

[林广海]:

“水深则鱼悦,城强则贾兴。”良好的营商环境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健康发展的重要助力。党的十八大以来,人民法院知识产权审判工作坚持“知识产权审判激励和保护创新、促进经济社会发展”这一主要任务,充分发挥知识产权司法保护主导作用,加大知识产权司法保护力度,平等保护各类企业合法权益,坚决依法惩处侵犯知识产权行为,为营造法治化、国际化、便利化的一流营商环境和有利于科技创新和文化繁荣的良好环境发挥了重要作用。

近年来,人民法院依法审结“乔丹”商标争议行政纠纷系列案、华为诉三星专利侵权案等一大批具有重要影响的案件,在国际上产生广泛影响。中国法院已经成为世界上审理知识产权案件尤其是专利案件最多的法院,在国际知识产权保护领域的公信力、吸引力、影响力显著提升,外国当事人自愿选择中国内地作为诉讼地的知识产权案件不断增多,我国正日益成为国际知识产权争端解决的“优选地”。

人民法院依法审理专利等技术类案件,最高人民法院设立知识产权法庭,同时在地方设立19家跨区域管辖的知识产权法庭,统一审理专利等专业技术性较强的民事、行政知识产权案件,努力实现技术类案件审理及时有效、标准统一,激发社会创造热情,释放创新创业活力。人民法院依法审理商标和反不正当竞争案件,加强中外驰名商标保护,规范对老字号、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使用与保护,制裁假冒商标、恶意抢注、搭车模仿等商标侵权行为,积极营造统一开放、有序规范、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依法审理著作权案件,加强著作权保护,充分发挥知识产权审判对文化创新的引导和保障作用。依法审理知识产权行政案件,保障行政相对人合法权益,规范知识产权行政执法行为,有效履行对授权确权行政行为的司法审查和监督职能。依法审理知识产权刑事案件,有力震慑侵犯知识产权犯罪行为。这里我特别向各位朋友介绍一下,人民法院新收侵犯知识产权犯罪一审案件4319件,同比上升19.28%;审结4064件,同比上升11.59%,刑罚对于惩治侵权假冒犯罪行为的作用日渐明显。充分发挥知识产权司法主导作用,统合民事司法、行政执法、刑罚打击,共管共治,各司其责,形成合力,为营造一流营商环境提供强有力的保障。

[中国日报记者]:

我们注意到,最高人民法院去年批准成立了多家知识产权法庭,请介绍一下这方面的情况。

[林广海]:

2017年以来,为优化知识产权案件管辖格局,合理配置审判资源,最高人民法院批复在江苏等17个省设立19个知识产权法庭(南京、苏州、武汉、成都、杭州、宁波、合肥、福州、济南、青岛、深圳、天津、郑州、长沙、西安、南昌、兰州、长春、乌鲁木齐。海口是2019年4月批准)。这19个知识产权法庭是在综合考虑地方知识产权司法保护需求、优化知识产权案件管辖布局、提高知识产权审判专业化水平等因素的基础上设立的。设立知识产权专门法庭的所在地经济和科技发展水平较高,知识产权司法保护需求强烈。知识产权法庭的设立,有利于营造激励创新保护创新的良好营商环境。专门知识产权法庭是地方中级人民法院的内设机构,不是独立的法院。但是,在案件管辖方面,专门知识产权法庭原则上在所在省级区域内跨区域管辖专利等技术类案件,以利于统一裁判技术类案件裁判标准。应当说,这也是营造一流营商环境的一个重要举措。

2019年1月1日,最高人民法院知识产权法庭正式揭牌成立。根据《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专利等知识产权案件诉讼程序若干问题的决定》等法律规定,最高人民法院知识产权法庭作为最高人民法院派出的常设审判机构,主要审理全国范围内专利等专业技术性较强的民事、行政知识产权第二审案件。下面为大家介绍一下,技术性较强的民事、行政二审案件主要是指:民事二审案件包括发明和实用新型植物新品种集成电路布图设计、技术秘密、计算机软件、垄断;以及行政确权授权处罚二审案件,专利、植物新品种集成电路布图设计;还有专利、植物新品种、集成电路布图设计、技术秘密、计算机软件、垄断行政处罚二审案件。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知识产权法庭若干问题的规定》,最高人民法院设立知识产权法庭后,将由各省高级人民法院审理的专利类知识产权上诉案件,集中到最高人民法院知识产权法庭来进行二审审理,最高人民法院知识产权法庭做一审的重大技术类案件,当事人如果不服上诉由最高人民法院民三庭审理。此外,对知识产权法庭作出的判决裁定及调解书适用审判监督程序的案件由最高人民法院民三庭审理。

[法制日报记者]:

近日,视觉中国声称“黑洞照片”版权为其所有,引发各界热议。对此次事件,最高人民法院如何看待?

[林广海]:

照片作品维权问题是著作权案件审理中的一个老问题,因一些照片授权环节较多,权属的证明较为复杂。2014年最高人民法院知识产权案件年度报告有这方面相关案例。对于照片作品维权法律问题,最高人民法院认为:

第一,应当坚持法治原则,该保护的坚决保护,不该保护的坚决不予保护。坚持严格保护知识产权,但对不享有版权的照片虚构版权,进行牟利的违法行为坚决不予保护,情节严重的依法应当予以惩罚。应予强调的是,著作权的取得和行使属于民事法律关系,应当遵循著作权法的规定;与著作权有关的市场经营行为和经营模式还涉及行政管理法律关系,应当遵循相关市场监督行政管理制度。我们也关注到日前已有相关行政部门对视觉中国进行了约谈,责令其全面作出整改。

第二,应当严格审查照片作品的权利归属证据,并应严格依据著作权法和实施条例及最高人民法院相关司法解释的规定进行审查。要严格审查照片作品首次公开发表的时间,不得仅以当事人自行标注的可修改的时间证据作为判断发表时间的依据。在2014年最高人民法院知识产权案件年度报告所载的(2014)民提字第57号华盖公司诉正林公司侵害著作权纠纷案件中,最高人民法院再审认为,“华盖公司一审时以确认授权书、网站权利声明以及图片上的水印共同主张权利,应认为已经尽到了初步的举证责任,一审法院在没有相反证据的情况下认定其为主张权利的适格主体并无不当。”“二审法院采信了正林公司提交的相反证据,有三个网站公开销售涉案图片并分别印有自己的水印,在此情形下认为华盖公司未能进一步举证,从而不能证明其享有相关权利,二审的认定也是正确的。”“华盖公司在申请再审阶段向最高人民法院提交的补充证据能够回应正林公司二审中所提交的相反证据,进一步补充了权属的证明,能够证明Getty公司为涉案图片的著作权人、华盖公司经授权享有在中国大陆的相关权利,并有权提起本案诉讼。”可见,华盖公司是通过不断举证来证明其权利的,最高人民法院也是依据证据规则进行判断。从个案来看,最高人民法院对该案这样认定处理是稳妥的,希望各地方法院在参照最高人民法院典型案例时要准确领会案例指引,不能仅以水印当作照片作者的署名来认定权利归属,防止片面性和简单化。

第三,关于照片作品侵权判赔金额问题。应该看到,解决知识产权侵权赔偿数额低的困扰是人民群众普遍而强烈的呼声,著作权案件审判也不例外。照片作品的判赔金额应当以市场价值为基础,市场价值应当以涉案作品的市场正常许可费用等作为参照来确定。当市场正常许可费用无法确定时,应当以近似市场价值为参考。

[人民法院报记者]:

近年来,人民法院采取了很多措施,降低知识产权权利人维权成本,缩短知识产权案件诉讼周期,提高知识产权侵权案件赔偿数额,社会对此非常关注,请介绍一下相关的具体举措。

[林广海]:

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高度重视知识产权工作,对知识产权的创造、运用和保护作出了一系列重大决策部署。2018年11月5日,习近平总书记在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开幕式上的主旨演讲中提出,坚决依法惩处侵犯知识产权行为,引入惩罚性赔偿制度,显著提高违法成本。李克强总理在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全面加强知识产权保护,健全知识产权侵权惩罚性赔偿制度。全国人大常委会执法检查组在2017年著作权法执法检查中也提出了要采取措施提高侵权代价和违法成本。

最高人民法院坚持知识产权创造价值、权利人理应享有利益回报的价值导向,积极推动确立体现知识产权价值的侵权损害赔偿制度。设立“知识产权司法保护与市场价值研究(广东)基地”,深入开展侵权赔偿等问题研究,并在专利法、著作权法修订过程中提出引入惩罚性赔偿制度的建议。各级法院坚持以市场价值为导向解决赔偿低问题,使赔偿数额与知识产权市场价值相适应,知识产权案件赔偿数额逐年提高。刚刚评选出的2018年中国法院知识产权司法保护十大案件和五十件典型案例中,就涵盖了一些依法提升赔偿数额、对恶意侵犯商标权情节严重的依法适用惩罚性赔偿的典型案例。

如入选十大案件的快播公司与深圳市市场监管局著作权行政处罚纠纷一案,对快播公司未经许可侵犯他人合法权益,扰乱网络视频版权秩序,损害公共利益的行为处以2.6亿元罚款,体现了加大对知识产权侵权行为惩治力度、提升侵权人违法成本的价值导向。优衣库案体现了最高人民法院对于违反诚实信用原则、恶意取得并利用商标权谋取不正当利益行为的遏制。五十件典型案例中的巴洛克木业(中山)有限公司与浙江生活家巴洛克地板有限公司等侵害商标权纠纷案判赔一千万元,体现了让权利人获得充分赔偿,让侵权人付出应有代价的价值导向。还有一些案件虽然没有进入10大案件和50件典型案例的名单,但也体现了对侵权行为坚决打击的态度。如广东高院审理的一起商标及不正当竞争案件适用惩罚性赔偿,以原告经济损失的2倍确定赔偿金额200余万元。辽宁大连西岗区法院审理的一起商标案件,也同样适用了2倍的惩罚性赔偿。

此外,最高人民法院积极推进符合知识产权诉讼规律的裁判方式改革,适当强化民事诉讼在民行交叉纠纷解决中的引导作用,促进知识产权行政纠纷的实质性解决。完善知识产权案例指导制度,改进裁判方式,推进知识产权案件繁简分流,切实增强知识产权司法救济的便民性和时效性,从根本上解决知识产权案件审理“周期长”、裁判尺度不统一、诉讼程序复杂等体制性难题。人民法院加大依职权调查取证力度,合理分配举证责任,努力减轻权利人举证负担,积极探索建立符合知识产权案件特点的诉讼证据规则。最高人民法院即将发布《关于技术调查官参与诉讼活动的若干规定》,充分发挥技术调查官在知识产权诉讼中的重要作用。通过完善证据保全制度,发挥专家辅助人作用,建立激励当事人积极、主动提供证据的诉讼机制。综合探索与运用证据披露、举证妨碍排除等规则,加强知识产权领域的诉讼诚信体系建设,知识产权权利人“举证难”问题得到一定缓解。

[杨诚]:

感谢宋晓明庭长、林广海副庭长的发布和解答。今天的发布会到此结束,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