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合法来源

执业案例

团队案例|张为民与黄山市黟县宏联竹制品工艺有限公司侵害专利权纠纷案

合肥知识产权律师 发布于 2019-07-11

案      号:(2016)皖民再18号 承办律师:陈军、杨轶 裁判要点: 适用《专利法》第四十七条规定应注意以下两个问题:(一)宣告专利权无效的决定具有追溯力的时间点。确定该时间点应当考虑以下因素:一应是社会公众均可公开得知的具有对世性的时间点;二应是一个确定的时间点;三应是较早的具有法律意义,...

经典案例

举证妨碍|郭东林诉周小伟侵害商标权纠纷案

合肥知识产权律师 发布于 2019-06-02

裁判要旨:关于周小伟的获利,郭东林根据周小伟淘宝成交栏其中部分网页的显示,推算周小伟的所有销售量及获利。该种推算虽有一定依据,但具体周小伟销售被控侵权产品何时起售、实际成交笔数、最终实际成交价多少、利润比例、每月成交量是否均衡等等均无法考证。对此,郭东林概算周小伟巨额获利而只主张52万元,亦可说明概...

执业案例

团队案例|华润三九医药股份有限公司与合肥中傲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等侵害商标权纠纷案

合肥知识产权律师 发布于 2019-05-23

案      号:(2017)皖民终658号 承办律师:陈军 安徽天禾律师事务所律师 裁判要点: 1.认定涉案被诉侵权标识与原告的注册商标是否构成相似,应以相关公众一般认识出发,不能局限于商标形式上的认定。例如,本案原告注册商标为“999”“999三九医药”,被诉侵权标识为“三九帝药”,从中文读写习...

执业案例

团队案例|法国轩尼诗与珠海菲图国际贸易有限公司等侵害商标专用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案

合肥知识产权律师 发布于 2019-05-17

案       号:(2011)合民三初字第00068号 承办律师:陈军 安徽天禾律师事务所律师 裁判要点 1.注册商标本身具备较高知名度的情况下,即使与被诉侵权产品标识具有一定差别,仍会让相关公众误认为二者存在关联关系。 2.将与他人注册商标相同或者近似的标识作为商品名称使用,起到识别商品来源功能...

他山之石

孔祥俊:商业秘密保护的本与道

合肥知识产权律师 发布于 2019-05-13

1993年制定的《反不正当竞争法》,在施行24年之后的2017年11月4日迎来了首次修订,并于2019年4月23日又迎来了新的修订。此次法律修订只是针对商业秘密条款的精准修订,不是泛泛之作,具有鲜明的针对性和特定意图。在如此短时期内再次修订法律,确属异乎寻常之举。当然,法律从来都是服从政治的,当前优...

他山之石

2018年度杭州互联网法院知识产权典型案例

合肥知识产权律师 发布于 2019-04-27

【案例一】“生意参谋”大数据产品案 淘宝(中国)软件有限公司与安徽美景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不正当竞争纠纷案 【案例索引】 一审:(2017)浙8601民初4034号 二审:(2018)浙01民终7312号 【入选理由】 当前,大数据产业已成为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中一个蓬勃兴起的新产业,但涉及数据权益...

他山之石

2018年安徽法院知识产权司法保护状况

合肥知识产权律师 发布于 2019-04-24

前 言 2018年是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的开局之年,改革开放40周年,也是人民法院全面贯彻落实十九届中央深改组第一次会议精神,推动知识产权司法保护事业全面发展的重要一年。安徽法院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紧紧围绕“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目标,牢牢把握司法为民、...

经典案例

商业秘密|福建省福抗药业股份有限公司等与浙江新和成股份有限公司侵害技术秘密纠纷案

合肥知识产权律师 发布于 2019-04-15

裁判要旨:在民事诉讼中,一般情况下,一方当事人向法院提交的证据材料同时也应提供给其他当事人,以便后者发表质证意见并提供相应反证。但是,在涉及商业秘密的特殊类型案件中,为了兼顾诉讼权利之保障与商业秘密之保护,法院可以在保障当事人基本知情权的前提下对涉密证据采取保护措施。《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因垄断行为...

他山之石

黑人牙膏与黑人蚊香著作权之争

合肥知识产权律师 发布于 2019-04-07

“穿西装打领带,头戴一顶高帽,露齿而笑”,Darlie“黑人牙膏”半身黑人男子形象的商标图案(下称引证图案)可谓深入人心,然而,就是这样一件图案商标让多家公司多次对簿法庭。近日,广州知识产权法院就“黑人牙膏”品牌持有人好来化工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好来公司)起诉杜某彬、广州市黑人日用品有限公司(下称黑人...

他山之石

我国商标侵权裁判规则研究

合肥知识产权律师 发布于 2019-04-03

内容摘要 对于商标侵权案件的裁判,我国在立法上并未构建起一套完备的标准,在司法实践中也未形成统一的规则。我国现存的商标侵权的两种主要标准是混淆标准与淡化标准。随着商标侵权行为类型的日益多样化,现有的混淆标准已经难以应付层出不穷的新的侵权形式,立法上标准的缺欠使得在某些商标侵权案件的裁判中,针对同一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