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的知识产权法律制度和争议解决机制

  来源:中国知识产权杂志

  我国具有完善的知识产权保护体系,目前主要有三大知识产权:专利权、商标权和著作权,与之相关的三部法律都有很长的历史。早在1982年就颁布了《商标法》,1984年颁布了《专利法》,1990年颁布了《著作权法》。此外,我国还有一部与知识产权密切相关的《反不正当竞争法》,欧盟将其称之为《竞争法》,是在1993年颁布的

  我国《商标法》最初只保护注册商标,不保护未注册商标,有些学者因此将其戏称为“注册商标法”。但《反不正当竞争法》对未注册商标作出了保护规定,有效补充了《商标法》的不足。《商标法》在第三次修改中增加了对未注册商标的保护力度,弥补了这一不足。

  除注册保护原则外,《商标法》的另一重要原则是申请在先原则。简单来说就是先申请商标的申请人可能会获得注册批准,取得商标权。这一点与英国、美国等英美法系国家的规定不同,与德国、法国等大陆法系国家的规定一致。

  实践中,商标注册保护原则会产生大量冲突,比如本人代理的深圳唯冠公司与美国苹果公司关于iPad商标之争就是一个典型例子。2000年,唯冠台北公司在多个国家和地区注册了iPad商标。2001年,深圳唯冠公司在中国大陆注册了该商标,苹果公司则从2009年开始使用iPad商标。对此,苹果公司认为自己已在全球使用该商标且具有极高知名度,不构成侵权,该主张在英美法系下是成立的,其商标权应得到保护。但在中国法律体系下,商标只有申请注册才能获得保护。此案最后以和解方式结案,苹果公司向深圳唯冠公司支付了6000万美元获得iPad商标的使用权,这是截至目前商标权纠纷获赔数额最大的一起案件

  我国《专利法》采用的是先申请原则和部分专利实质审查原则。《专利法》规定了三种专利,即发明专利、实用新型专利和外观设计专利。虽然法律规定对实用新型专利和外观设计专利也应进行实质审查,但从实践来看,主管机关对这两种专利实行的是形式审查。我国对发明专利实行实质审查的做法与世界大多数国家的做法一致。

  虽然审查方式不同,但法律对这三种专利的保护力度是相同的。比较著名的一起案件是中国正泰电器公司与法国施耐德公司的专利侵权纠纷,双方争议的专利产品非常小—高分断小型断路器,这是正泰公司的一个实用新型专利。一审法院认定施耐德公司构成专利侵权,判决其向正泰公司赔偿3.32亿元人民币。二审中,双方达成和解协议,施耐德公司实际支付了1.57亿元人民币。这是截至目前我国专利侵权纠纷赔偿金额最大的一起案件。值得注意的是,这样一起巨额赔偿案件的核心专利是实用新型专利而不是发明专利。所以,在我国法律体系下,对发明专利的保护力度并不比其他两种专利更强,三者受同等保护。

  我国《著作权法》颁布的时间比较晚,这与中国传统文化对作品到底是私有还是公有存在较大争议有关。我国现行的著作权法律制度符合《伯尔尼公约》和Trips协议,为版权人提供了充分保护。目前,我国面临的最大版权问题是盗版问题。由于我国有巨量小企业,这些企业在创业之初会产生大量盗版问题。当然,近年来这一状况正在好转。

  对商业机密的保护主要规定在《反不正当竞争法》第10条中:“以盗窃、利诱、胁迫或者其他不正当手段获取权利人的商业秘密,披露、使用或者允许他人使用以前项手段获取的权利人的商业秘密,违反约定或者违反权利人有关保守商业秘密的要求,披露或者允许他人使用其所掌握的商业秘密,视为侵犯商业秘密。”我国对商业秘密的保护与世界大多数国家的保护基本相同,认定商业秘密和判断是否构成侵权的标准也基本一致。

  此外,《刑法》第219条还规定了侵犯商业秘密罪,其构成要件有四个:涉案技术符合商业秘密的构成要件;受害人是涉案技术的知识产权权利人;被告人实施了商业秘密侵权行为;该侵权行为导致受害人遭受重大经济损失(实践中一般以50万元人民币作为罪与非罪的标准)。《国家保密法》对商业秘密也作出保护性规定,“力拓案” 执法机关就既从《刑法》在 中,角度又从《国家保密法》角度进行查处。

  来源:青岛财经日报

  作者:马东晓 (国家知识产权库专家、中华全国律师协会知识产权专业委员会执行委员、青岛仲裁委员会仲裁员、北京市中伦律师事务所合伙人)